28

    室内情欲蒸腾,响着沉重又压抑的男性喘息。青年不知餍足,肏得声音响亮,将欲望深埋爱人体内。

    “慢…啊……”李斯安被顶到床头,双手被一条棉T恤绑住。李泽昭摁着他的手腕固定在头顶上,将鸡巴一下下插进他的后穴里。

    淫水淌了一床单,每每插进去,李斯安就忍不住发出声音。性药的效果还没有消散,他潮红着脸,汗涔涔的身体被肏得晃动不止,连床都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。

    李泽昭的腰腹紧绷着,又凶又狠地将鸡巴肏进去,眼底的情欲从未如此张扬的暴露在李斯安的面前。他每插进深处,便感到里面紧缩得厉害,自己射进去的精液和后穴里泌出的水混杂在一起被挤出来,快速的抽插将穴口捣得泥泞不堪,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色情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爱你,”李泽昭温柔地将李斯安眼尾的眼泪拭去,鸡巴却干得愈发凶狠,“爽吗哥哥?”

    李斯安被干得说不出话,只能喘息着发出断断续续的气音。后穴持续那么长时间被插,他的穴口已经开始泛红,淌着水,简直湿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可他体内的燥热仿佛才稍稍消减了一点,依旧感到自己像身处炎热的夏天。像他记忆里的那个夏天,第一次与那个长相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孩子相遇那天。

    那种闷热却又异常潮湿的空气,攫住了他。[br]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李斯安眼下和眼尾都泛着红,低敛的眼中含着泪,声音微弱地说,“昭昭……放开我,手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李泽昭松开了手,他便挣扎着欠身起来,凑到对方眼前,动作间牵动了体内的东西,引得他咬着唇低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28

    室内情欲蒸腾,响着沉重又压抑的男性喘息。青年不知餍足,肏得声音响亮,将欲望深埋爱人体内。

    “慢…啊……”李斯安被顶到床头,双手被一条棉T恤绑住。李泽昭摁着他的手腕固定在头顶上,将鸡巴一下下插进他的后穴里。

    淫水淌了一床单,每每插进去,李斯安就忍不住发出声音。性药的效果还没有消散,他潮红着脸,汗涔涔的身体被肏得晃动不止,连床都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