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

    李斯安回来时,家里还是走之前的样子,只是他在往卧室里看的时候,发现门开了一条缝,自己离开的时候竟忘了关好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房,而是在沙发上坐了片刻。手中捏着照片。

    在车里时,陈木问:“他小时候受过虐待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斯安眼神黯淡下来,无意识地紧握着放在腿上的双手。

    他高考那一年李泽昭回来的时候,脸上脏兮兮的,一个膝盖破了,血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李斯安问他到底是怎么回来的,一个小孩子,失踪的那三天到底是在哪儿过夜的?

    他说怕他们不要他,总也不敢上楼去,就在楼下的公园里过了两夜。

    看到李斯安出来的时候,他没忍住跑过去,那时候已经饿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那是他亲生母亲,他为什么要回来,”李斯安说,“后来我做了些简单的调查,发现他一直都被他妈妈寄养在乡下。

    40

    李斯安回来时,家里还是走之前的样子,只是他在往卧室里看的时候,发现门开了一条缝,自己离开的时候竟忘了关好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房,而是在沙发上坐了片刻。手中捏着照片。

    在车里时,陈木问:“他小时候受过虐待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