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

    “睡得好吗?哥哥。”

    对上迎面直来的李泽昭,他脸上快速掠过一丝红晕,随即冷静下来,但眼神却躲闪着,不自然地问道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就刚刚,”李泽昭走近了两步,“晚上想吃什么?我去超市买点食材。”

    李泽昭突然的靠近令李斯安脸色变了变,对方身上温热、未干的水汽,不由自主地使他往后退了一步,以此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“……都可以。”说完他便匆忙绕过李泽昭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他靠在门上,眉头紧锁,脸色苍白,嘴唇毫无血色。长久地盯着浴室天花板上的灯,直到那白色的强光将他的眼睛灼痛,方才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做那种梦呢?

    他缓缓蹲下,把眼镜摘了下来。抓着头发,一只手紧紧地捏着眼镜。

    不该,永远都不该做出那种梦。

    可罪恶似乎已经烙在了他的灵魂上,时时刻刻提醒他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。

    10

    “睡得好吗?哥哥。”

    对上迎面直来的李泽昭,他脸上快速掠过一丝红晕,随即冷静下来,但眼神却躲闪着,不自然地问道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就刚刚,”李泽昭走近了两步,“晚上想吃什么?我去超市买点食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