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小说网>科幻灵异>斯德哥尔摩【双性】 > 半瓶解药 (千里送D)
    蒋十安披星戴月地出发了,他出门前特地站在儿子的小床边插上一个新买的监控仪,以便自己想儿子了随时都能看。他扒着孩子的床栏,细声细气儿地说:“儿啊,你得保佑你爹,去了别被嫌弃。”桃太郎还睡着,攥着小小的拳头摆在脸侧,嘴里吧唧吧唧好似在吃奶,很是可爱。蒋十安那博大的“母爱”简直要从眼眶子里头流出来,他掖了掖儿子的小被,叹息:“求你有啥用,你爸怕是比恨我还烦你呢。”他说完这话,桃太郎似是梦中有知,皱着眉头在床上不安地扭动。蒋十安可怜孩子,立刻伸手拍拍他。孩子快一岁了,可对比身上蒋十安的巨大手掌,仍是弱小。

    他看看手表,终于恋恋不舍地关上门赶往机场。

    才坐上飞机,蒋十安就开始想儿子了,他拿出手机看里头存着的照片。孩子各式各样的笑脸或是窘态,终于令他低声发笑。蒋十安慢慢划着屏幕上的照片,发现只有儿子的相片,却没有多少张茂的。这么说也并不贴切,应该讲,没有多少清醒时候的张茂的相片。唯有他入睡时,蒋十安才敢悄悄拍上几张,也不敢开闪光灯,唯恐将他吵醒。于是手机里,只有那些张茂躺在他身旁时,昏暗卧室里模糊而晦暗不明的脸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都是咎由自取,他因为冲动而拍了那些照片,即使当着张茂的面删掉,他也不可能让蒋十安再拿手机对着他。不管是什么时候,不管是什么原因,拍张茂的照片,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蒋十安摇摇头,盖上毯子想睡一会,许多事多想无用,倒不如睡觉。

    北京最干净的几天倒给蒋十安碰上,他下飞机就翻出口罩来,结果窗外的天竟然是湛蓝色。蒋十安眯着眼睛看了半晌,觉得是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蒋十安走近大学的校门,拥挤的人群一瞬间让他这个宅在家里快一年的奶爸有些不适应,他下意识就往人少的地方挤,以此躲避各种朝他投射来的目光。还没怎的,蒋十安就闷出了一头汗,他从前很习惯别人注视他,他自恋地认为那是他们都为自己的英俊而沉迷。现在倒是不舒服的很,他抖着衬衫——这是他为了来见张茂特意穿上的新衣服,现下却几乎被汗浸透,从腋窝下似乎能瞧见两块湿。真是怂,蒋十安暗骂自己,真他妈怂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因为奔波而蓬乱,气得蒋十安往耳朵后头使劲儿地抹,他气鼓鼓地走在小路上,百密一疏,他连安全套都从家里拿来,倒忘了自己半长不短的头发。他不过是太在乎张茂,他知晓张茂本身就恶心他,他不过是想让自己在几个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,好看些,让张茂有点好感。

    蒋十安还在路上抹着头发,因为高大漂亮,不少经过的女孩都歪头看他,也有几个眼尖的认出来他就是一年前那个“最帅艺考生”,不过因为早上上课,没人停下来细看。蒋十安从一个清洁阿姨那问到了张茂那栋寝室的位置,逆流在上学的学生潮里头走。

    他来的冲动,完全没想好要是张茂早都去教室了,或是去了食堂吃饭怎么办,一头就往寝室走。

    还好,蒋十安始终是被老天眷顾的。

    他在道路两旁的树荫下,擦着石板路的边儿走,学生太多了,几乎把他挤到草丛里头。蒋十安竭力让自己别给挤进去,他的鞋子可也是新的,等会要是见到张茂,两个鞋头上都是泥巴,他非给气死。

    蒋十安披星戴月地出发了,他出门前特地站在儿子的小床边插上一个新买的监控仪,以便自己想儿子了随时都能看。他扒着孩子的床栏,细声细气儿地说:“儿啊,你得保佑你爹,去了别被嫌弃。”桃太郎还睡着,攥着小小的拳头摆在脸侧,嘴里吧唧吧唧好似在吃奶,很是可爱。蒋十安那博大的“母爱”简直要从眼眶子里头流出来,他掖了掖儿子的小被,叹息:“求你有啥用,你爸怕是比恨我还烦你呢。”他说完这话,桃太郎似是梦中有知,皱着眉头在床上不安地扭动。蒋十安可怜孩子,立刻伸手拍拍他。孩子快一岁了,可对比身上蒋十安的巨大手掌,仍是弱小。

    他看看手表,终于恋恋不舍地关上门赶往机场。

    才坐上飞机,蒋十安就开始想儿子了,他拿出手机看里头存着的照片。孩子各式各样的笑脸或是窘态,终于令他低声发笑。蒋十安慢慢划着屏幕上的照片,发现只有儿子的相片,却没有多少张茂的。这么说也并不贴切,应该讲,没有多少清醒时候的张茂的相片。唯有他入睡时,蒋十安才敢悄悄拍上几张,也不敢开闪光灯,唯恐将他吵醒。于是手机里,只有那些张茂躺在他身旁时,昏暗卧室里模糊而晦暗不明的脸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都是咎由自取,他因为冲动而拍了那些照片,即使当着张茂的面删掉,他也不可能让蒋十安再拿手机对着他。不管是什么时候,不管是什么原因,拍张茂的照片,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蒋十安摇摇头,盖上毯子想睡一会,许多事多想无用,倒不如睡觉。